金淘视频
请牢记本站最新域名: www.51jintao.com
[男同][一叶飘零]
第一章

一个居民小区的院子里,路灯惨淡的光亮,照出了一对父子相偎的痕迹。

「青儿啊,到了那儿多听话,楚家少爷是富家公子,难免有些脾气,这从你 姐身上也看出来了,因为你姐的事儿……先不说他对你姐怎么样,毕竟是咱们理 亏,让人家丢了脸面。所以,这回他张这个口,我和你后妈……什么也说不出来, 总之,你乖点儿就对了,啊。」

「恩,您放心,什么都不用说,我都明白,楚寒阳是咱们家的衣食父母,就 算为了我那两个弟、妹,也没别的路可走。」说话的是个单薄的少年,秀气的脸 蛋儿稚气未脱,可眼神里却找不到一丝少年特有的天真与喜悦。

长叹口气,男孩儿的父亲用力攥住他的手:「乖孩子,这儿就是当初你姐的 家,二单元301,给你钥匙,爸不上去了。」

接过钥匙,两父子相对无语好一会儿,最后还是男孩儿先开了口:「爸,我 进去了,您放心吧……得空儿您可得来看看我呀,爸!」说到最后,再也忍不住, 扑到父亲怀里痛哭。

少年的父亲也是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儿,伸手拍着儿子的后背,又抬起脸来, 抹去孩子脸上的泪,轻抚着稚气的脸蛋儿:「青儿啊,别怪爸,还得有一家子靠 爸养啊,跟了他,好歹这辈子饿不着,乖些,他也不至于难为你,爸走拉,看太 晚人家怪罪,进去吧。」亲手把孩子推进了楼门,看着大门在眼前关上,电子锁 咔嚓的一响,眼眶里忍了许久的泪,终于落了下来——儿啊,别怪爸呀,谁让你 是没妈的孩子。

与此同时,在某间歌厅,楚寒阳和几个朋友又唱又喝的正痛快。其中一个带 着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男人,托着酒杯,拍着楚寒阳的肩膀说道:「寒阳, 你小子真是活的太嚣张,不说别的,就说这娶媳妇儿,你说你换了多少个,你大 儿子都比窗台高了哥几个还都打着光棍儿呢,你得喝杯酒,不然咱们得怄死。!」 不由分说的拿着酒杯就往他嘴里灌。

被强灌了一杯烈酒的楚寒阳给呛的咳漱了几声,推开扒在他身上的周愈人, 舌头打结儿的说道:「少他妈提这茬儿,别我这儿刚叫人踹了,你就揭我短!」

「周愈人这是你不对啊,楚寒阳,这么优的男人,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甩, 你怎么揪住这小辫子就不放了呢?」说话的人叫何随,也是楚寒阳的发小儿之一。

「就是,兄弟们给我灌他,快上!」

这帮人一听这话,蜂拥着抄酒杯就把周愈人围上了,笑闹成一团。

「不对,感觉我好象忘了点儿什么事儿?」摇着晕忽忽的脑袋,楚寒阳费劲 的在那儿想。

「什么呀,别从这装醉好逃酒,今儿你灌了我这么多,想跑,没门儿!」刚 从人堆里挣扎出来的周愈人,拎着酒瓶子就过来了。由于刚才喝的太多太猛,脚 下没根儿,拌上了茶几的腿儿,一下子就扑到了楚寒阳身上。

他这一扑,楚寒阳好象想起点儿什么——扑?压?

「操!不行我得回家,今儿哥们儿洞房花烛啊!」

大伙儿一听都楞了,什么洞房花烛?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站起来晃悠着朝门口走,边走边说:「她叶临不是跟人跑了吗,我把她弟弟 弄来替她,今天,我楚寒阳娶男媳妇儿!我叫他爸给我送到家去,这点儿差不多 了,我得回去……」

一直到他关上门走了,大伙才回过味儿来,面面相觑,哄堂大笑。

这楚寒阳是真够狠的,不过这种事儿,在公子圈儿里也不新鲜,缓过神儿来 的一群人也没谁去追究,接着开始又一轮的K歌拼酒,还嚷嚷着哪天去瞧瞧新嫂 子!好象这种事儿是多么正常,正常的不用费心去琢磨它的不合理。

第二章

钥匙孔传来了响动,紧接着是门被打开的声音,叶青几乎是恐惧的转过了头, 似乎已有预料,他的生命,被这一声金属间的摩擦而叩响。

躲闪的视线,最终还是对上了楚寒阳的醉眼朦胧。扶着门边的宝阁儿换了鞋, 跌跌撞撞的往里走,叶青反射性的跑过去扶,他瘦弱的身子,几乎被楚寒阳压倒 在地。费力的把他扶到沙发上坐下,叶青去卫生间打湿了毛巾,细细的为他擦了 手、脸,然后便直愣愣的坐到楚寒阳对面,不知所措。

头靠着沙发背,微眯着眼歇了一会儿,稍稍缓过劲儿来的楚寒阳睁开眼,上 下打量着自己对面的男孩儿。长的和他姐姐还真有点像呢,都是清秀的长相,只 是眉宇间比叶临多了份乖巧,大概是从小被环境养成的顺从吧。听说这个小舅子 脾气比小姑娘还好?倒是没怎么打过交道,这回好了,他变成了自己的东西,慢 慢玩儿吧。

叶青被这位见面不超过5次的姐夫,盯的全身不自在,这一晚的焦虑与害怕, 已经到了极点。他坐在那儿,身体忍不住的发抖,一下儿一下儿的,抑制不住的 轻颤。

「姐……姐夫。」

这声姐夫就像是把点着的爆竹放到了空酒瓶里,楚寒阳『砰』的一下儿就炸 了!

扑过去猛的拎住叶青的衣领,单手将他提了起来,立刻又甩像另一侧的沙发, 上前就扇了他两巴掌。这声姐夫,楚寒阳觉得他是十足的讽刺,好象在代替叶临 炫耀——你楚寒阳再帅、再有钱,也无非就是个叫老婆给带绿帽子的傻瓜!瞪着 已经涌出红血丝的眼睛,饿狼一样的盯着这个已经被吓傻了的少年。

疼是第一反应,差不多有5、6年的岁月,叶青生活里最清晰的就是这种身 体上的感觉。这次有机会离开家,本以为应该远离了那种境遇,可是这刚冒头的 想法,在楚寒阳无情的巴掌下,彻底的死透了。

叶青无力的张了张嘴,却不知要说什么,居高临下的这个男人允许他说什么。

似乎刚才的发泄让楚寒阳心里舒服了一点儿,他伸手把叶青拉起来说道: 「别叫我姐夫,也许你太小还不明白,这对于我,一个男人来说,是天的的屈辱! 刚才下手重了,疼吗?」

怎么可能不疼,他手劲儿比自己后妈大多了,脑子都被打的晕忽忽的,可叶 青还是慢慢的摇了摇头:「不疼,对不起。」

「恩」。对于他的反应,楚寒阳比较满意,的确是个乖顺的孩子。

「叫青儿,是吧?今年十几了?」上下打量着他,楚寒阳问的漫不经心。

「对,叶青,16了,上高二呢。」

「恩,会做饭吗?」

叶青笑了,笑容里带了点儿悲伤,别说做饭了,所有跟家务沾边儿的东西, 哪有不会的。从后妈来到那个的家,什么都是自己在做了,起早贪晚的伺候一家 子人,念书的时间都所剩无几。即便是这样儿,也一定要坚持把书念完,自己有 了本事,才能离开那个地方。

「您饿拉?我去给您熬点儿粥吧。」急急忙忙的进了厨房,转了一圈,叶青 无奈的走了出来:「没有米,什么都没有。」

抬头看了看时间,9:00点,附近的超市应该没关门,拿出钱包,撇到叶 青面前的茶几上:「拿着,小区东边有家超市,看看缺什么就都买来吧,我先去 洗澡,做好饭你叫我。」

「诶」。拿过钱包,叶青到超市买了米,买了点儿肉、菜和调料,做饭用的 着的东西都备齐了,才转到生活区,给自己买了洗漱用品和两套换洗的内衣。他 心里是很不好意思花人家的钱买这些的,可来时太匆忙,后妈一个劲儿的催,两 手空空就被送来,明天连穿的都没有。打开钱包付帐时,被里面厚厚一摞钞票和 好多张卡惊的目瞪口呆!钱太多了,人家可别以为我偷花了呀!

拎着好几个大袋子回去,叶青差点儿就拿不动,上楼时实在是没力气了,只 好来回了两次才把东西都搬上去。

楚寒阳还在泡澡,听着外面的响动。二十几分钟后,叶青敲了敲门:「粥好 了,您来吃吧。」懒懒的起身擦干,披了件浴袍出来。对于桌上的青粥小菜很满 意:「你去洗澡吧,这不用你了。」

「诶」。其实叶青也没吃过晚饭,可他还是煮了一人份,毕竟人家没说自己 可以吃啊。看见浴缸里的水,满满的,就这样放了太可惜,以前在家里,也都是 用弟弟洗剩下的,脱掉衣服躺了进去——真好,还没凉呢。

绷了好久的情绪得到水的抚慰,多少有点缓解,迷迷糊糊的都快睡着了。突 然卫生间的门被推开,楚寒阳像座山一样的立在了门口。

第三章

空气感觉是静止的,呼吸是停滞的,两人的视线僵直的凝视着对方。

哗啦啦一阵拍水声,叶青再回过神来时,已经被压到了床上。也许是因为冷 吧,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那双手,带着情色味道的手,延着单薄的曲线游移, 不是不清楚,一定会做这些,虽说是懵懂的。

当那双温热的唇贴上那双冰冷的的唇,叶青突然有一串泪珠,从紧闭的眼中 滑到了耳旁,打湿了一缕发。楚寒阳并没有太多的耐心去挑起身下人的情欲,再 次的亲了亲叶青的嘴唇,从枕头下摸出了安全套。

他从不是一个在床上替别人考虑的人,叶青的青涩丝毫没能换来他的怜惜。 将他翻了个身,利器便直直的插入了他稚嫩的身体。

啊!一声惨叫,太疼了,是一种超出了人所能忍受范围的疼。叶青的头深深 的埋在了枕头里,联同他的哭泣一起。

楚寒阳被里面的紧窒所带来的快感击的目眩,随着身体本能的渴求,他开始 了蛮横的冲刺,根本就没考虑到,这对身下的孩子来说,是一场酷刑般的折磨。 也许是由于很多天的禁欲,也许是被叶青包裹的太紧,很快的,楚寒阳被逼到了 颠峰,痛快的高潮。取下装着自己精华的套子,混着酒劲儿与疲惫,自顾自的睡 了。

听到了刚刚在身上撒野的男人代表睡熟的呼吸声,叶青脱力的趴到了床上。 费力的转过身子侧躺,原来这就是性,如此的野蛮,心都疼的拧个儿,刚才要不 是咬着枕头,非把嗓子叫哑了。轻吐一口气,还好,没把枕头咬破……

第二天,叶青就发起了高烧,头晕忽忽的,身体火辣辣的疼,皮肤和床单间 的摩擦都像是刀子割肉似的,嘴里干的冒火。翻了个身,另一半床是冰凉的,可 见楚寒阳早就走了。叶青又躺了一会儿,眩晕的感觉好了一点儿,慢慢的下床, 后面疼的他走起路来都困难。好容易挨到厨房,压根儿就没看到热水的影子,可 实在是太渴,只好就着水龙头灌了几口凉水。冰凉的水延着食道一路到胃,身体 的热混着水的冷,叶青打了个激灵。

外面阳光很好,叶青很想出去走走,好象很久没有这种清闲的时候了。其实 他心里是有些茫然的,他不知道今后的生活会怎样,是永远待在这儿了,还是过 几天回家去,尽管这两种生活都是他不想要的,但似乎自己从没有过选择生活的 权利。可虚弱的身体使他更渴望那张床,回到卧室,床单上触目惊心的一片狼籍, 昨晚可怕的记忆,使他又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站在床前,犹豫了一下,还是 扯下了带血的床单。

在外面玩儿了一天的楚寒阳吃过晚饭回到了家,发现屋子干净了不少,因为 女主人的离去而落的灰尘已经被打扫干净,沙发套也像洗过的样子,厨房传来锅 铲敲击的声音,有淡淡的饭香飘了出来。嘴角微微向上扯了一下,连他自己都不 知道为什么。

站在厨房门外看那个瘦小的身影在忙活,扎着他姐姐的围裙,那清秀的侧面 越看越像。几大步夸进去,伸手就揽住了叶青的腰,毫无心理准备的叶青,吓的 叫了一声,看清是楚寒阳,才拍拍胸脯长出一口气。随手关了火,还没等他「饭 好了」的话说出口,就被急色的男人堵住了嘴。手不客气在他身上抚摩,衣服被 撩了起来,还在高烧的叶青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而楚寒阳却是被他火炭似的 身子弄的欲火中烧,扯着他就往床上带。衣服被连脱带扯的掉了一地,叶青也被 他拽的趔趄,晕着脑袋,趁他啃自己脖子的时候求饶:「不行啊,难受……」是 真的难受,从昨晚开始就没吃过东西,白天又硬撑着收拾了一天,才做好了饭, 还没吃到嘴呢,难道就又要受那份儿罪吗?

「少废话,你是干什么来了,别找不痛快。」把他抛上床,楚寒阳扑上去就 一通乱啃,急不可待的插进了昨晚没能好好享用的嫩穴。

叶青受尽了折磨的地方又一次被无情的侵入,可这次他连叫疼的力气都没有 了,张了张嘴,却无力发出声音,眼睁睁看着身上的男人在他眼前变的模糊,终 于歪头昏了过去。

失去意识前唯一的想法是——床单看来是白洗了,呆会儿还是会弄上血。

第四章

叶青一直记得那天醒来后,在楚寒阳那里得到的温情,留在记忆里是那么的 深刻。他不停的给自己夹菜,还摸着自己的头说:「多吃点儿肉啊。」这么多年 了,早就习惯了菜汤拌饭的生活,可那次却在那个男人那里得到了温暖,当时心 就像被春风暖暖的唤醒,荡着轻浅的甜蜜。

楚寒阳也永远记得那双湿湿的眼睁开时,那孩子的无助,还有他怯怯的夹了 一小块自己做的菜时,那种可怜的小心翼翼。可他不知道的是,就是那么微薄的 一点安慰,成全了叶青对他的死心塌地。他当时抬起头,近乎虔诚的看着他说了 一句让人心酸的话——哥,你对我真好。

楚寒阳似乎敛了风流性,因为他那群朋友已经好久没在风月场合见到过他了, 打电话就说在陪老婆,隔着电话,还能听到令人脸红的细小声音。

叶青的生活没什么变化,照常上学,放了学后回家做饭,只是家的概念改变 了。可生活又似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回到新家,没有了继母的打骂、刁难,可 另一种东西却又无处不在,一种对回家的期待和对那个人的期待。叶青简直认为, 这种生活在幸福和满足中的感觉有些奢侈,可没想到这只是噩梦开场前的序幕。

「叶青!」听到一声清亮的的呼喊,准备出校门的叶青停下脚步,回头看到 正像他跑来的李嘉,迎着阳光散发出神话般的气质,嘴角便扬起了笑。

「你怎么还没回家呢?」叶青边走边问道。

「唉……没你不习惯啊,你怎么会突然就搬家了呢?」叹了口气,李嘉怏怏 的说。98A76254FA我的剥授权转载惘然「ann77。xilubb s。com」

「哦,也没什么,就是搬家拉,你也知道,我做不了什么主的呀。」不想让 人知道自己的事,没有那个勇气,尤其不想让李嘉知道,也不知为什么,那天楚 寒阳第一次和自己接吻,流泪的那一瞬,居然是想到了李嘉的脸。

他就像自己这几年来生命中唯一的光亮,每次被打的不能上课,都是他到家 来给自己补习,讲笑话哄自己笑,放学和他一起回家那段路,是一天最轻松的时 刻,希望永远走下去,永远都没有尽头。可是现在的自己,不能再赊求他的关怀 了,毕竟是那样卑贱的,阴暗的生存着。

终于还是走到了分岔的路口,两人站定,却不能像往常一样笑着分手:「我 走拉,再见。」

「恩,明天还在门口等啊,别忘了。」李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万万没有预 料到,他们的再见已经是好多年后的事过境迁之时了。

顺路去超市买了菜,寒阳说他今晚想吃排骨,那就好好给他做一顿。拿出钥 匙开门,让他意外的是,今天楚寒阳回家好早,前几个月都是差不多饭好了才到 家的。也不知道他做什么工作,不过好象很忙。

「寒阳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叶青边换衣服边问。奇怪的是楚寒阳只是盯着 他瞧,却没有说话。

叶青开始洗手做饭。

「今天和你一起走的那个男孩儿是谁?」阴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叶青吓的 一激灵,菜刀就把手指划了道口子。血顺着指尖儿滴在排骨上,很快的分辨不出。 想转身去取纸巾擦血,手腕却被一把握住,楚寒阳冰剑似的目光看着他,看的头 皮发麻。

「寒阳,那就是我同学……你先放手,疼啊。」手腕被他扭的像断了似的, 可他还是在用力。

「说!」居然和那个小子有说有笑的并肩走,可他却从来没对自己笑的那么 灿烂过。可恨的是还不承认,和他那个姐姐一样的背叛,不能饶恕!使劲儿的抓 着手腕儿,把他胳膊用力的往后背,只听叶青撕心裂肺的一声叫,软软的倒在楚 寒阳的脚边。

第五章

冷冷的扫了昏倒的叶青一眼,抬起脚,不轻不重的踢他的腰侧。两肋是人最 脆弱的地方之一,叶青给生生疼醒过来,身子蜷缩成一团,抖的像只受伤的小猫。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反正从今天起,你再也见不到他了。」平淡的语气说 着冷硬的话,叶青没明白他的意思,皱着眉仰着脸看他。

「不明白还是装糊涂,你怎么跟你姐姐一样呢?就会用纯真的外表去迷惑人, 真是好姐弟啊。」轻轻的蹲下身子,单手握住叶青的小脸儿,楚寒阳说出了一句 犹如五雷轰顶的话:「从今后,不许去学校了。」

叶青猛的弹了起来,难以置信的盯着楚寒阳。

「恩,看来你是听懂了,那去做饭吧。」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冷不防裤腿 被什么力量牵住,低头一看,是叶青。

「求求你,让我接着念书吧,求求你了。」眼里含着泪,叶青带着哭腔儿求 他。怎么会这样呢?自己只不过和李嘉说了几句话而已,为什么呀?从今后不能 念书,那岂不是这一生就没指望了?永远不能逃离这种被别人摆布的命运!求他, 哪怕给他下跪都行,不要让人生唯一的希望就此湮灭。

看着已经跪在自己脚边的孩子,真是张荏弱又可怜的脸啊!本来是打算对你 好的,可谁让你不听话,偏偏要和你姐姐学呢?你看着那男孩儿,用能把夜照亮 般绚烂的目光。

见楚寒阳只是站在那儿,却不言语,叶青接着说道:「你要是不相信,就让 我转学,离开我的学校,行吗?」多么希望他答应啊,这是自己唯一能想出来的 办法,宁可痛苦的离开李嘉。

「转学?转了学你就不会和同学说话了吗?结果还是不会变。你听着,我不 允许你姐姐那种事再发生在我楚寒阳的身上,所以,你就别动这些心思了。老老 实实的伺候好我,不管是床上还是这个家,我养着你,到我腻为止!」

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离了,叶青一寸寸的放开了楚寒阳,就象放弃了世界。呆 呆的跪坐在地上,丝毫没有察觉地板的冰冷。血液像潮水般涌上脑子,又像潮水 般退去,叶青的脸由红转白,最后彻底的失去血色。

「你还在干嘛,快点儿做饭,要你是干什么的?!」走回厨房来的楚寒阳, 手里多了一样东西——书包。

当着叶青的面,楚寒阳哗啦一声把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书和本子凌乱的 散落在地上,一枝钢笔,弹跳了几下,滚到角落里。叶青怔怔的看着他,不知道 他要干什么,直到他拿了个盆子,接着掏出了ZIPPEO的打火机,花哨的手 法打着了火,然后几乎是绅士的轻轻点着了手中那本英语书。

叶青只觉得心尖儿上像锥子扎似的一疼,疯了一样的扑过去抢。可他的力量 太弱了,和楚寒阳相比,简直可以忽略不记,但仍然执着的企图夺回什么。一次 次的被推倒,一次次的往上扑,却只是留下了满手的水泡和红痕,那是被火烧出 来的伤。最后楚寒阳被撞的不耐烦,抬脚就朝他肚子踢了过去,叶青被踹的再也 无力爬起来,眼睁睁的看着他点着了自己全部的教科书。地上和盆子里满是燃烧 过的灰烬,那种轻轻一碰,就灰飞烟灭的灰烬,就像此刻叶青的心境,死亡般毫 无生气。

最后只听到一声门响,和楚寒阳出门之前的一句——明天我去学校给你办退 学。